在瑞典,“阶级隔离,而不是种族”